朔州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【木马】 燃烧之前的岁月(作品赏析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18:27 编辑:笔名

我猜想季风的短篇小说《柜中缘分》(原载《延河》201 年四期),是从他一个长篇小说中节选出来作为独立短篇的。小说开头第一句:“她实际不知道,十多年前区长还有一桩旧婚姻。”联系下文,小说在叙述区长第二段婚姻时,提了一下这个“她”的名字:“还有一件婚事,当初差点气跑了李秋燕。”可以猜到,这里的“她”指的应该是这区长的第三任妻子李秋燕。这篇小说就是写了“区长”解放前的两段有些非正常婚姻,非常时期的非常婚姻。对于这个小说中只提了一下名字的李秋燕,区长和这个女人的故事,那应该是这篇长篇小说的主要内容了。经过解放前的出生入死艰难岁月,这个区长应该了官又有了女人了罢,要不怎么叫他区长呢。他和这个叫李秋燕的女人在新中国之初应该有一段“ 燃烧的岁月”。那是主流电视剧热衷的内容,而对于这个短篇小说《柜中缘分》,写的却是这个区长当年 还没有燃烧时所经历的两段非常婚姻。
也许是因为当年没有“ ”,在这个区长心目中连那两任妻子的名字都没有。当然也不能全怪他无情无义“没良心”,可以说这两段婚姻都不是他主动愿意的,都是别人替他“包办”的。第一次结婚是母亲包办的,当时他才十五岁,还是个小屁孩,根本不懂男女之事。而她的这个第一任妻子是个长他四岁多的“村里进步分子,是妇救会会员”,她忙于“整天开会,学着识字,根本把碎娃女婿没有放在眼里。”所以,他的“小鸡鸡”只会偶尔还延续以前的尿床毛病,从来没有让他的妻子当一回名副其实的妻子。所以他妻子跟别人好上走了,连家具被褥都拿走了。
区长的处子之身是被他第二任妻子破了。如果说他的第一段婚姻只是这篇小说的序幕,那第二段婚姻就是这篇小说的正文了。可以看出,作者并不是要对那个在民间很著名的传统戏剧《柜中缘》,来一番戏拟,实际情况就是那样。可以设想一下,多年后区长看戏剧《柜中缘》,他会联想到自己。不过,当年的他连逃命求生都来不及,哪还会有功夫看戏,哪还会知道有戏叫《柜中缘》呢。戏剧《柜中缘》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喜剧,而他区长所经的这个“柜在缘”却是一出闹剧,最后还成了悲剧。可能是因为他和“姑娘”不是有情人。或者说,姑娘有情于他,有恩于他,有救命之恩于他,她冒着生命和名声的危险把他救回家,给他疗伤,给他做种民间美食,还让他有了真正的男女缠绵。而他呢,以革命者自居,“我是八路,得听组织,得按纪律办事。”尽力推脱婚事,不得已由姑娘家给他们办了婚事,之后还伺机逃跑,最后姑娘家里人把他放了,要求是让他把姑娘带在身边作为他的妻子。他不敢把他这妻子带回部队,只好带到娘跟前一放:“找了个女人伺候老娘。”如此把妻子当累赘急于摆脱掉,还当了孝子,可谓一举两得。他这一走,再次回来就是解放后。如小说前面仅一句话交待的,他之所以回来可能是因为他在部队有了第三个女人,她叫李秋燕,这个女人是光明正大的,是经过组织允许的,他回老家来是为了和他第二个妻子离婚的。看来不用麻烦了,他第二个妻子生孩子时死了,他自然就“摆脱了那件捆人的姻缘。”
这篇小说结尾一句是:“战争就毁了区长的情欲和爱情。”这句话有些点题的作用,但不是很准确,应该说:“战争摧毁了区长作为一个人的正常的自然的情欲与爱情”,因为如小说结尾所写,区长正要开始他那“ 燃烧的岁月”呢,这其中就少不了“情欲与爱情”,他的情欲与爱情正要得以发扬光大呢。人有七情六欲这很正常。而在战争年代,区长的“情欲与爱情”受到了压抑,而显得有些扭曲变形,他显得无情无义,忘恩负义。而以“姑娘”和姑娘家里人他们,则是人民群众的代表,他们有情有义,有民间传统美德与信义,他们有着自然的正常的人的本性。没有他们的牺牲,哪会有区长他们的今天呢?战争和政治因素往往会摧残人道主义精神。“姑娘”他们那些无名的人民群众固然值得同情,而区长他们也值得同情。在人道主义精神里,他们都是一个个享有生命权的个人。这篇小说用了一个戏中戏的套层结构,戏里戏外,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两厢对照,让人感慨。

共 16 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本文作者大篇幅的理论,让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,能够很好地把握作品的主旨,这是值得肯定的,不过,我提出一点意见,评论家先生能否尝试其它文体的创作?不才!问好!【木马社团编辑:山形依旧】幼儿小便黄
婴儿大便干燥怎么办
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
供血不足该吃点什么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