朔州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股权众筹重磅监管来袭多个项目陷停滞状态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8:01:42 编辑:笔名

众筹概念,这两年被玩得很“嗨”。去年开始,杭州出现了很多众筹项目,涉及咖啡馆、茶馆、农庄、甜品店、电影……甚至还有人发起过众筹飞机的项目。

场面很热闹,但不太有人管。

上周五,监管部门出手了,证监会发布了《关于对通过互联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。其中特别引人关注的一条是,“未经****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开展股权众筹融资活动”。

很多股权众筹项目负责人傻眼了——按照新的规则,以后该怎么玩呢?

预测

几乎所有众筹平台都在整顿范围内

《通知》检查的重点内容,包括平台融资者是否进行公开宣传,是否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证券,股东人数是否累计超过200人,是否以股权众筹名义募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。

而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互联金融部助理分析师陈莉分析,证监会开展专项检查,一是让股权众筹继第三方支付后,正式步入专项监管时期;二是排查目前股权众筹平台所存在的风险问题。其中,“未经证监会批准不得开展股权众筹融资活动”的规定,能避免一些平台打着众筹融资的旗号募集资金。

股权众筹会向“牌照化”发展

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6月底,全国共有235家众筹平台,目前正常运营的有211家,其中股权类众筹平台数量最多,达98家,占比46.45%。

第三方数据显示,2015年上半年,众筹行业成交额在50亿元以上,超过2014年的两倍。其中,股权众筹的成交额在35亿元以上、房地产众筹近10亿元、商品众筹为8亿元、纯公益众筹不到5000万元。

互金第三方之前还预计,众筹行业将在下半年爆发,全年交易规模有望达到150亿元至200亿元。

青筹CEO葛志松则表示,虽然股权众筹发展迅猛,但问题也不少。比如,有的平台存在自融现象,筹集的资金没有进行第三方托管,有的平台先打款再推项目。

而且,股权投资风险具有较长的潜伏期,很多在众筹后的两三年才会显现。很多股权众筹企业都是创业型的,成功率低,风险大。

不少业内人士表示,从《通知》中可以看出,未来股权众筹也会朝着“牌照化”发展,现在很多平台都在为此做积极准备。

商品众筹,很多时候被解读为是一种预售模式,参与众筹的人支付的更像是产品的定金。

虽然此次监管是针对股权众筹平台,但很多人觉得商品众筹监管意见,未来肯定也会出台。

有业内人士甚至表示,随着监管的到来,可能会有很多股权众筹平台转型做商品众筹或服务众筹,以避开监管红线。“特别是那些借势宣传的"股权众筹"项目,比如出让多少股权众筹之类的项目,肯定就回来做直接做(商品)众筹了。”

淘宝众筹是目前人气比较高的产品众筹平台之一。注意到,该平台正在众筹的很多商品是智能科技类产品或创意类产品,比如“智能擦窗户机器人”。

对于上周五的《通知》,淘宝众筹相关负责人表示,因为他们不涉及股权,所以对此也无可评论,如果未来出台与商品众筹相关的监管政策,他们很欢迎有关部门监督。

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互联金融部助理分析师陈莉表示,虽然此次专项检查主要针对平台股权众筹,之前在指导意见当中也明确了股权众筹由证监会监管。商品众筹作为众筹的一部分,监管措施也会逐步完善,以促进其发展。

业内反应链接

京东金融副总裁、股权众筹业务负责人金麟:

私募股权众筹平台面临集体改名压力

京东金融副总裁、股权众筹业务负责人金麟介绍,中国证券业协会在2014年底出台了《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其隐含语境是将股权众筹划分为“私募”和“公募”两大模式。“私募”覆盖现有股权众筹实践,而“公募”则为非上市小微企业公开发行机制这一重大改革所预留。业内很快接受了这一新的术语体系,但《办法》尚未正式出台,换言之,官方尚未正式确认这些表达。

“而在前不久发布的十部委《指导意见》中,术语体系发生了重大切换,股权众筹的定义被严格限制为"通过互联形式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的活动",具有"公开、小额、大众"的特征。也就是说,过去所称的"公募股权众筹"被重新定义为"股权众筹",而过去所称的"股权众筹",先是被拟定义为"私募股权众筹",后最终被赋予了"私募股权融资"的专称。”

这么一来,金麟认为业内已形成习惯的词汇库需要重新规范了。

金麟表示,理解了“股权众筹”的新内涵后,一些恐慌性观点背后的逻辑就不言自明了。官方禁止的是无牌照的股权众筹(或过去所称的“公募股权众筹”),过去没有平台敢宣传自己是公募股权众筹,自然谈不到被禁止。但未来若无牌照,仍宣称自己是“股权众筹平台”,就不合规了。“私募股权众筹平台面临集体改名的压力。”

在金麟看来,规范整顿是私募股权融资行业之福。私募股权众筹过去一直绕不开的是“非法集资”这一红线。而从法理来说,非法集资罪名对公开、不特定、突破200人的募集行为的禁止,具备非常强的合理性。若变相突破上述限制,将可能造成金融风险的累积,对投资人、平台乃至于融资方都是不负的

“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,"东家"平台在从事私募股权融资过程中,高度重视投资者教育和合规管理。在平台上线前的预热素材中,就已经醒目地告诉潜在申请人:风险投资风险巨大、流动性很差,应高度分散投资,且年内需要动用的资金不应用于投资。对累计股东人数、推介范围等也有严格的限制。”

杭州“泛丁众筹”CEO韩雅珺:

做商品众筹的想转做股权,因为知道底线了

杭州“泛丁众筹”的CEO、“90后”妹子韩雅珺,今年5月发起众筹了一架私人飞机的使用权,目前飞机的订购工作已交给航空俱乐部运作了。

韩雅珺之前做的众筹项目并不涉及股权,基本是服务或产品众筹,比如众筹美容面具、众筹“泳池趴”,都是些新奇特好玩的内容。上周五的新规一出,她做了个出人意料的决定,打算转型做股权众筹了。

“之前战战兢兢,就是怕触碰红线,现在政策出来了是好事,说明(监管层)对股权众筹是认可的,剩下的事情就是行业如何规范、平台如何获取相应牌照,我反而更有信心了。戴着镣铐跳舞,总比跳脱衣舞好。前者有限制,但至少可以玩,知道底线在哪里。”

在韩雅珺看来,****监管股权众筹是迟早的事。“一方面民众对股权众筹的风险认识不够,很可能把自己养孩子、买房子的钱投进去,又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回来;另一方面,平台也很有可能出现像P2P一样大规模的"跑路"现象,确实需要管理。”

浙江某影视公司CEO:

最近很火的电影众筹,还能搞吗?

商品众筹监管措施也将逐步完善

最近国产动画《大圣归来》的热映,让“电影众筹”成了热门投资话题。

王小姐(化名)是浙江一家影视公司CEO,去年他们公司推出的一部电影很卖座,今年开拍了续集。因为看到第一部的票房成绩,很多朋友都想来投资续集,于是有朋友建议她干脆做一个电影众筹项目。今年5月,王小姐将续集投资额的10%拿出来作为电影众筹股份。

“我做众筹并不是为了资金,找我们投资电影的人挺多的,但我希望好好做电影,所以在资金上进行了严格的筛选。我做众筹项目纯粹是为了好玩,拿出的股份也很少,就是为了宣传。身边有不少朋友想投资电影,我主要是想借助众筹来推广影片。参与众筹的朋友,都会在朋友圈宣传我的电影,这股力量不容小觑。”

王小姐告诉,曾想过拍第三部的时候再来一次众筹,但听说证监会上周五的监管消息后,很困惑。“我们圈内这几天都很关注,因为之前很多片子都做过众筹的。有人说,电影众筹没问题,有的说有问题,反正大家都糊涂了。”

“我咨询过我的律师团队,他们现在说不好电影众筹到底能不能继续做。为了保险起见,在政策没有明确之前,他们建议我先不要做众筹了,免得为了这么一点点钱,造成很大的麻烦。”王小姐说。

吉林妇科医院
新余治疗前列腺囊肿医院
淮安治疗白带异常费用
吐鲁番妇科医院
成都医大医院医生